劣质图书充斥书市 该管管了

发布时间:2015-06-26 12:02:49   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

     看一个民族的未来,不妨看看这个民族的人们在读些什么样的书,尤其是看看孩子们在读什么书。

 

     我网购了一本高尔基的《童年》,准备寄给在海口上学的侄儿,这本书的红色腰封上印着白色的字体:“教育部推荐书目 新课标同步课外阅读”。可是,稍一定神,我就发现封面图片不对头。那是一个表情快乐的男童斜背着一把钢刀,右手握着一根靠在肩上的棍子,站在树木参天的森林里……

 

     高尔基3岁丧父,11岁丧母,《童年》写的就是他从丧父到丧母这一段时间在外祖父家的生活,那段生活是“一个悲惨的童话”,“因为在那‘一家子蠢货’的黑暗生活中,残酷的事情太多了”。这样的童年用一张表情快乐的男童做书的封面图片适合吗?何况高尔基的外祖父家在城里,他在《童年》里,从来就没有提过他曾肩背钢刀、手握棍子去过大树参天的森林。

 

     翻开书后,我又发现高尔基的简介也有问题,没有标出他的生卒年,尤其刺眼的是简介里说高尔基“4岁丧父,10岁丧母”,这是个明显的错误。作为很早就熟读过高尔基自传三部曲的读者,我又发现了书中诸多无法原谅的错误、缺失和疏漏,于是,我果断决定不把网购的《童年》寄给侄儿了。

 

     星期天,我专程去了市新华书店。五花八门的出版社标示为“中小学生必读丛书”、“国家教育部推荐书目”、“备考必读名著”等一排排的图书,让我们眼花缭乱,在这些图书里,我竟然发现有4家出版社出版的《童年》和我们网购的《童年》一样,在介绍高尔基时都说他“4岁丧父,10岁丧母”。最后,我从某社有很多名家推荐的“语文新课标必读丛书”里选出了“最新版”《童年》和“增订版”《小兵张嘎》,却又从这两本发行量均已高达数十万册的书中发现了不少问题:书中阿拉伯数字和汉字数字体例混乱,应该有的注释却没有,显而易见的病句和知识性错误,等等,不胜枚举,让人目瞪口呆。

 

     孩子是最容易糊弄的摇钱树,也是最大的摇钱树,熟悉出版行情的人都知道,当今纸质书的大约70%是为孩子出的教材、教辅材料和课外读物,那么,市场上另外30%的书的质量又如何呢?

 

     我每年都要买一些新出的书,它们有本土原创的,也有翻译的国外作品,不少书我都能发现一些完全可以避免的错误、混乱和疏漏。我也读过一些港台地区和海外出版的中文书,它们的出版质量则高得多,像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文书,每一本都是让我爱不释手的精美艺术品,里面的内容严谨得你甚至挑不出一个用得不恰当的标点符号。

 

     在我们这里,为什么就少有能让人放心细读的书呢?

 

     著作者或翻译者根基不深,学养不够,或者为名所累,心浮气躁;图书编辑人员专业素养不高,责任心不强;出版社管理不善,把关不严,这些当然是最根本的原因。出版监管部门检查监督不力,恐怕也是无法否认的原因。出版商请出的一些市场号召力强的专家、学者舌若莲花,误导读者,也为劣质图书充斥市场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。

 

     劣质书肆虐书市,是对人类精神领地的亵渎,是国家、民族的耻辱和灾难,相关的著书、译书、编书、出书、评书、荐书和管书的人,都难辞其咎。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书市 图书

免责声明

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,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对于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,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,请联系我们[email protected]
关于我们  联系我们  免责声明  友情链接  贵州网LOGO  人员查询  广告刊例